大学生杂志社官方网站

都是极客

2016-07-06    来源: 《大学生》杂志  


Hackson
——黑客马拉松,黑客+马拉松,一群技术极客者的趴,几十个小时组队造产品。北大同学被邀请去斯坦福大学参赛后,4月的黄昏里,也搞了长达36小时的马拉松式编程大赛。172人、42个队伍,来自北大、清华、北航、北邮、复旦、上海交大、纽约大学上海分校、哈尔滨工业大学。评委是北大的教授和业界的精英,高精尖设备有雕刻机、3D打印机、微软kinect

Hackson,注定会流行

36小时候,好几个黑科技产品问世。一个APP实现了让照片有喜怒哀乐等动态表情效果。并利用IBM Watson提供的语音识别与情感分析功能,能够对输入的语音进行情感分析,从而让照片中的人物展现适当的面孔。另一个APP具有人脸识别功能,用户得自拍才能打开APP,赋予其私密性。此外,系统会根据自拍照表情辨识出使用者的情绪,并且逐日记录,所以它名叫情绪日记。还有一个软件,装在手机上,然后,如果你的女朋友拿起你的手机,你的手机密码会迅速更改为女朋友的生日,屏幕会变为女朋友的照片。

大学生天然就是极客,浑身的精力和满脑的知识,恰好hackson提供了最佳释放方式。这个活动在校园处于起步阶段,毫无疑问,将来会像创业大赛一样遍地开花,也许到时创业大赛将显得low了。

以上是《北大青年》讲的一个故事。在看校园媒体时,总是能感到青春的活力像泉水,涌出来清澈的水流,让人感觉到深厚的地下有巨大的力量。同学们的青春活力太大,做什么都要做到极致,让人瞠目,姑且称他们为广义上的极客吧。

最是读书人

一个爱好读书的同学,一年从图书馆借多少书看,我们觉得称呼他为读书极客毫不违和?人大图书馆发布的统计中,一位博士同学一年借了514本书!借书数量前10中,第10位同学还借了279本!看完这些书,哪怕只是浏览,是不是每天都不睡觉?

北师大图书馆统计来馆次数,研究生中最多的一位一年去了1020次图书馆!图书馆开放了352天,这是说,他每天上午、下午、晚上都去了吗?去的次数排名第十的同学也去了865次。

顺便看看同学们都在看什么书。师大文学类借阅前五:《藏地密码》《笑傲江湖》《天龙八部》《陆小凤传奇》《小李飞刀》,(发布时仅是封面,似乎没有排名)这是孩子们刚过了残酷的高考,寻找放松吗?人文社科前五:《深夜食堂》《明朝那些事》《中国通史》《全球通史》《弗洛伊德文集》。历史明显是重点,《弗洛伊德文集》这个大部头怎么会有这么多人看?同学你确定看得懂吗?《深夜食堂》是不是应该归入文学类?

人大全年借阅前十的图书为:《盗墓笔记》《藏地密码》《王小波全集》《平凡的世界》《世界是平的》《明朝那些事儿》《激荡三十年》《中国共产党历史》《马克思恩格斯文集》《伟大的博弈:华尔街金融帝国的崛起》。这些书的借阅次数绝大部分都在100以上。这个书单看起来似乎有点混搭:通俗小说与马列经典齐飞,藏区、黄土地共华尔街一处,不过似乎也说明校园容纳各种思想的土壤之丰厚。人大公布的借阅第十到五十,反映出来的与前十基本一致。

人大还公布了英文书借阅的前四十,前几位有《从苏格拉底到萨特》(讲西方哲学史)《傲慢与偏见》《双城记》《全球历史》《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也很有意思,恰好都是文史哲,而马恩的著作再次如此靠前,确定无疑说明今天校园对马克思主义的兴趣是真实的,而且人们想从原著,从源头了解。

我要当工匠

自从《我在故宫修文物》纪录片火了之后,一些学校的校园媒体也出现介绍文物修复的文章。像故宫一样,不少学校也藏有很多古籍,有很多老师同学在做修复。中山大学甚至还招收文物修复的硕士。中山大学校园媒体《中大青年》的文章中说,2008年,中大图书馆被国务院命名为“全国古籍保护重点单位”。2010年,中大图书馆古籍修复中心名列文化部公布的首批“国家级古籍修复中心”名单,为全国高校系统唯一入选者。2015630日,国家级古籍修复技艺中心附设的中山大学传习所于中山大学学人文库举行挂牌仪式。

文章中还说,国家图书馆副馆长、国家古籍保护中心主任张志清认为,目前全国已开办的古籍保护方向的硕士培养项目已形成四种模式,其中之一就是“以资讯学科为依托的中大模式”。上海图书馆副馆长周德明评价中大的文献保护教育“是目前全国体系最为全面、积累最为悠久的”、“十分重视实战”,教育模式与其想象中的文献保护教育最为相近。

201411月,国家古籍保护中心与中山大学资讯管理学院、中山大学图书馆共同签署了《联合培养图书情报专业硕士协议》,从2015年起正式招收、联合培养“古籍修复与保护”方向研究生。林明副馆长表示,这是国家古籍保护中心和中大联合开创的高层次应用型人才培养模式,旨在为全国培养人才,并以此服务全国各地。

目前国内有复旦大学、天津师范大学、中山大学开设了该方向的研究生课程。在研究方向上,复旦大学偏重于古籍整理与鉴定,天津师范大学倾向于古籍整理出版,中山大学主要以古籍修复为专攻。

中大该方向研究生首年招收了来自不同专业背景的10名同学。

说起工匠精神,古籍修复是一种典型,如果说工匠精神体现的也是讲一件事情做到极致,我们称他们为今天的极客,似乎也讲得通,两者骨子里是一回事。

非洲做农场

有些同学惹人膜拜,称之为大神、人赢(人生赢家),从他们做一件事就做到极致上说,也可看做是极客。这位武大同学,她和团队的小伙伴们在肯尼亚买了座农场。

刘文佳,武汉大学护理学院研一学生,2015年暑假到肯尼亚一个孤儿院做志愿者,当地孤儿院收养了34个孩子。刘文佳很快发现,这里的成员全都在义务工作,不持续的收入来源并不能切实保障孩子们的生活。于是她和团队的成员们设想将不远处的一座小农场买下来,不仅可以为贫民窟的人们提供一些工作机会,还可以省掉购买食物这一项大开支,甚至盈余的粮食还可以拿到市场上去卖。这样,不仅实现了自给自足,还有了持续的收入,也就能帮助更多的人了。

团队小伙伴分工合作:人大的伙伴懂新媒体运营,来负责项目的微信推送;南大的伙伴,刚好认识某公益组织的老师,帮团队解决了基金来源的问题;东华大学的伙伴,英语很棒,承担了视频剪辑和字母翻译的工作。

通过国内的两个众筹平台,刘文佳的团队筹集到了农场计划的大部分资金。不过,现实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样顺利,他们原本希望可以筹到十万元,可临离开肯尼亚时也只筹到了两万多元。不得已,他们放弃了原来看中的土地,重新选择了一块市郊的农场。

  不得不说,在今天的地球上,我们同学在哪儿都留下了极客的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