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杂志社官方网站

周璇:经得起“完整”比量

2016-09-19    来源: 大学生杂志  
 

 

准备最久、最认真、最用心

 

周璇把完成毕业设计的过程描述为“痛并快乐着”。

真正开始构思毕业设计,是从去年4月份开始的。“老师带着我们去了云南,通过对当地民俗、风貌、影像资料等等一系列的考察,来逐步形成自己作品的思路和方向。”通过实地考察得来的感悟,会远远超过仅仅通过二手资料得来的,而落到作品上,表达出来的意境和感觉也会非常不同。

 

云南丰富的自然和人文景观给了周璇极大的感触,但同时也令周璇眼花缭乱——当地的民居、扎染的布、东巴文字,以及物种丰富的动物、植物“云南给我的感觉就是质朴、醇厚,但又有深厚的人文色彩。”周璇坦言,“我花了很长时间去取舍,我到底应该选择哪一个题材。”一起同行去云南考察的同学们大多都选择了人文类的素材,于是周璇决定另辟蹊径,选择自然类。“孔雀是西双版纳很有代表性的动物,所以我就选择了它。”

 

与人文类主题不同的是,孔雀彰显的是云南原生态的,原始性且充满灵性的美。孔雀的形象广泛出现在各个领域,摄影、影视、各画种均有表现,周璇希望通过现代漆画的表现手法,用漆的语言对孔雀进行绘画性的再创造。

今年3月,周璇正式开始进行毕业设计的创作。

 

她运用灰料为表现手法,以石粉灰的本色为整体基调,通过灰料的干湿变化产生的不同质感与偶然生发的肌理把孔雀的形象融进灰料中,然后再用蛋壳和螺钿加强孔雀的形式美感。“这幅创作最重要的是对灰料的把握,需要反复试验,感受不同干湿度的灰料形成的不同质感。”一开始,周璇反复试验,都把握不好灰料的干湿程度,太湿,机理一下子就没了;而太干,就很毛躁,“材质不可能只是材质,要经过艺术加工运用得当才能展现出其自身的独特魅力。灰料运用得恰如其分,就能充分展现色彩的素朴美。”

 

所以《版纳之光》在作画时就不在灰料上着色,保留其原本的充满朴素感的色彩,这种保留往往是对质料本体语言的尊重。“灰料与漆调合后,根据灰料含漆量的多少决定灰料的稠稀度,从而可以制作不同的纹理。”周璇解释,“如果灰料调合得稠则可以用小油画刀堆塑出明显、丰富的纹理效果,给人以坚硬、结实的视觉感受。如果灰料调合的比较稀则可以堆塑出柔和、变化平缓的纹理,并且利于表现精致的细节,给人以舒展的视觉感受。”

 

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接近交作品的那几个星期,我们几乎都是通宵待在教室里赶工。”有的同学画着画着,就趴在教室里睡一两个小时,醒来之后继续赶工;稍微好一点的,早上六七点起床去教室,一直到凌晨两三点,再回寝室睡觉。

“平时大家上课出现,下课又都忙自己的事情去了,很少有机会聚得这么齐,还一起待这么久。”周璇很怀念那段大家一起在教室赶工的时光,“我想这可能就是青春吧,很多人一起,才会燃烧。”

 

做毕设时也有感动的故事。

“有一次晚上赶完工回寝室,走台阶的时候不小心把脚给扭了,结果所有的同学都很担心,跑过来问我怎么样,”周璇说,“尽管大家为了赶毕业作品,很累很辛苦,压力也很大,都行色匆匆的。但他们还是愿意停下来,去关心我。那一瞬间我心里觉得挺温暖的。”

 

老师们也为周璇的作品提供了很大程度上的指导和帮助。最初,周璇找不到思路,她的指导老师陈深恩教授、唐影老师帮她一起找资料、帮她参考上一届的作品,让她找到了自己的方向。在最后的创作阶段,老师们每星期都会来好几趟,一幅一幅作品地指导,对作品一一进行点评。老师们不会否定学生,而会换个方式、换一种思维方式去引导学生,提出新的建议,比如说:“这样挺好的呀,但我觉得这样会不会更好?”“班里每个同学进入这个专业都收获很大。”周璇说,但真正创作的过程,是一个令自己满意、说服自己的过程,别人的意见并不能够真正让自己满意。

 

在毕业作品做到一半的时候,周璇也怀疑过自己。“尽管老师会鼓励我,说这样的试验方法挺好的,继续进行下去吧,但我心里还是很没底,”周璇说,“因为漆画的妙就在于它可能会不断地变化,会和刚开始自己所设想的样子不一样。”

周璇并不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但对于作品,她想尽力做到最好。她坦言,对于最后的成品,她仍有遗憾。“还是有点太仓促了,如果有时间,我会把画作调整得更好一点。”但她并不后悔,“成长的过程,就是发现这个世界不是完美的,但是依然选择去爱。而不是幻想着换个完美的。当然,作品能够得到老师们的认可,我觉得算是大学四年对自己有一个交代了。”周璇最后说。

 

事情一件一件来

 

在毕业作品即将完成的时候,周璇沉不住气了。“离交作品还有一个星期,老师和我说,我骄傲得太早了,画面太散了。得想个办法,否则作品评不了优秀。 ”

“其实我也着急,着急未来,但我更希望事情能够一件一件来。”周璇说,“对于我来讲,如果把所有的事情都放在一起进行的话,会影响我在创作时的心情,从而影响创作出的作品。”

 

大部分同龄的大学生们,往往都选择在大四一年为自己打点好下一阶段的出路,对于毕业论文,也往往只是草草应付。但对于学艺术的他们来说,毕业设计是每个艺术生用四年时间沉淀酿造的美酒,品、悟,青春的味道尽在其中。他们会愿意扑上自己大四整整一年的时光,甚至更久,来完成他们为青春交付的答卷。

 

周璇毕业作品的指导老师,也是被返聘到四川美院进行教学的陈深恩教授在毕业季这样写道:“台湾艺术家席德进说过一句有意思的话:‘大学毕业能够画出一件完整的作品就不错了’。可见完整性在他的眼里有多重要!对于这一点我是颇为认同的。因为完整性的内涵太为丰富了。它不只是我们所谓笼统的一幅‘还看得过去’的作品,要形有形、要色有色,更重要的是那贯通画作所有形式内容,完整的精神和严肃的创作态度。而这,就是作为漆画专业主导教师的我和我的年轻教师团队的教学目标之所在。现在,2012级漆画班同学的毕业作品呈现在人们的面前了,在我看来,好多作品还是经得住‘完整’这一尺度来比量的。”

 

如今,周围的同学们在全心投入完毕业作品和设计后,才开始进行下一阶段的规划和安排,有的正在找工作,有的打算考研。谈到对未来的规划,周璇表示,“我还想继续考研。毕竟我现在只是学了一点皮毛,还想在这个领域有更深入地钻研和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