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杂志社官方网站

O团队中的X

2016-09-19    来源: 大学生杂志  
 
文/春江
 
因一个管理咨询项目,我进驻到一家企业,与一个业务部门合作。这个部门以年轻人居多,朝气蓬勃,做事干脆利索,效率高。除了一个人,我与部门的其他人都合作得很好。我姑且称她为X姑娘。
 
为什么称之为X?
 
我觉得她是O团队中的一个X,其他人都是O,唯有她是不一样的X。刚来时我没有注意到她,因为在团队中她尽力隐身。我没有见过她发言,没有见过她像其他人一样爽朗地大笑,没有见过她和别人肆无忌惮地开玩笑。我注意到她,是因为每个人都对她特别。团队的boss个性鲜明,谁没有做好事情都会被骂,唯独没骂过她;团队有个小伙子对谁说话都气壮山河,唯独对她低声细语;团队有个女孩对谁都开玩笑,唯独对她从不开玩笑......我不知道为什么,也不好直接问。依着她的年龄,也就刚大学毕业,猜测她也许是有“背景”的人。反正我只做项目,与她直接打交道的机会并不多。
 
但很快我们就直接打交道了,团队的boss让她参与项目的调研。
 
早到迟到都无原因
 
她第一次来找我时,我都没有意识到她是来找我的。她并没有走到我的办公桌前,而是靠墙站着,像是要贴在墙上。我在和其他人说话,她一直站着。我一时吃不准她是来找我的,如果不是,她不会呆在这里;如果是,为什么不上前来?我主动招呼:“你有事找我吗?”她低着头朝我走来,用比蚊子还低的声音说了句什么。“抱歉,我听不清你说的话。”她这才把脸抬起来,脸大半都藏在了厚厚的流海和披散的头发中。她小声地问了几个问题,我一一解答了。她不停地说:“谢谢!耽误您时间了,给您添麻烦了。”她羞怯、客气,我回答时也不得不小心翼翼,生怕吓着她。后来,她流露出还有更多问题,但会太浪费我的时间的想法,我向她保证不会浪费我的时间。受到鼓励,她提出再约我。她随时都可能退缩,我拿出比平时更多的耐心,给她几个时间段挑选。
 
我们约的时间是下午一点四十分。匆忙吃完午饭回到办公室,我把手机调到静音,定了闹钟,在办公室门口挂上“休息中”牌子,拉好窗帘,开始午休。午休非常重要,我借此确保下午和晚上的精力充沛。之前,有个小姑娘在我午休时敲门,我“不高兴”的脸吓着了她,她特意为我做了“休息中”大牌子。自从午休时挂了牌子,我拥有了不受打扰的午间小憩。但这天,午休时我听到了敲门声,很轻,但持续地敲。我迷糊地醒过来,以为闹钟坏了,赶紧开门。
 
门外站着羞怯的 X,我道歉,然后看她的文件。看了一会儿,闹铃声响起——一点四十分。原来我没有晚!是她早到了。我开始走神:她那么害怕麻烦、打扰别人,却真的打扰了我。她提前到没问题,但可以在门口等。不确定是否要等,看到门口的牌子她应该知道。她不但敲门,还不停地敲。当我向她道歉时,她竟然没说是她早到了!她那么胆怯,我竟没有和她讨论这件事,生怕她多想,生怕她再也不敢来找我。
 
第二次和她打交道,又是她约的我。早在开会时,我们都说清楚了信息,但她还是约我。也许她没有信心,也许想让我多分担一些工作。到了约定时间,她没有出现。超了5分钟,她没有出现,超了10分钟,她没有出现,超了20分钟,她出现了。没有道歉,没有说明迟到原因,依然怯生生,只从厚厚的流海下露出一双眼睛,声音依然小得我难以听清。
 
送走了她,我心里不舒服,这样的工作状态太别扭了!我不得不小心翼翼地呵护她,照顾她,这根本不是工作应有的节奏和氛围。
 
两个声音对话
 
我进行了反思。我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周围人都这样做。我决定改变,不再像对待婴儿一样对待她,而是像对待成人一样与她相处。
 
又是一次冲突。她没有按计划完成进度,此前,她既没有说有困难,也没有提前与我沟通,只是在团队会议上汇报进度时,她低头不语。我连问几遍,她才蚊子般地说:“我耽误了大家是我不好......对不起......”我平静地问她完成的程度,她不说话;我问她为什么没有完成,她不说话;我问她遇到什么困难,她仍不说话,一直低着头。沉默了一分钟,我提高了嗓门,说:“我内心里有两个声音,一个声音说你没完成就没完成,反正大家也不指望你真的能做什么,所有人都让着你,把你当作特殊人物,尽管我不知道其中的原因;还有一个声音说我需要与你谈一谈,希望你能承担起责任,作一个有能力参与这个项目的人。你愿意和哪一个声音交谈?”X抬起头,愕然地望着我,周围的人也惊讶地看着我,气氛诡异。我盯着她,逼迫她回答。她动了动嘴唇,但声音在她的喉咙里打个滚又被她吞了。“我听不清你说什么,请你大声。”
 
她艰难地张张嘴,终于说:“我希望成为一个有用的人。”
 
“好的,我欣赏你的回答,我愿意用第二种声音与你谈,希望你也能承受得住。第一,你在项目中承担重要的任务,这是经理对你的信任,我接受这样的安排。第二,你没有完成现阶段的任务,对项目的推进造成了影响,你需要写检讨,我也写检讨,因为我没有及时跟进你的进度。第三,我和你重新做时间计划,赶上进度。我可以帮你,但你需要承担自己的工作。第四,你再不做好,我要找经理换人。你同意吗?”她的眼神飘忽了一下,沉默后低声但清晰地说:“我同意。”其他人一直观望着我们,没人打断我,也没有人站出来替她说话。当X说完“我同意”后,所有人似乎都松了口气。
 
我和X的关系也变得简单,有什么说什么,她还是坐在角落里,用很低的声音说话,还是会回避目光接触,但她变得直接,没有那么多道歉,有一次不同意我的安排她当场说“不”。团队氛围也变了,没有雷区了,以前的小心翼翼消失了,每个人变得轻松,团队更有效率了。我不奢望她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只希望工作关系能变得简单、顺畅,她能走到这一步,我已经很满意了。 
 
X无处不在
 
接下来,其他人想让 X做事时,通常先找我,让我去与她沟通。我原以为他们碰不到她,也就代劳了。但这样的要求越来越多,我觉得不对劲——他们都在回避与她直接沟通!当要求他们直接去找她时,对方为难地说:“哎呀,她只听你的,你有办法让她做事。”我哭笑不得,只得找经理。
 
原来,大家不敢直接跟她沟通是有原因的。刚进公司,她是一个内向女生,做事踏实。后来恋爱受挫,整天神不守舍,跟她说一句话,半天没反应。大家同情她,理解她,时间长了大家也有意见。有一天她的上司给她派活,她就应付,上司发了火,告诉她再不改变态度就不用做了。她却说:“要想让我走,那就让我先死。”上司在年底绩效考评时直接给她评“不合格”。人力资源部尚未找她谈话,她却在办公室割腕要自杀,还留了一封遗书,控诉所有的人,尤其是上司。公司看重声誉,把她救活后不再提辞退的事了。她的家人也带她去医院,诊断有严重的心理疾病。她的存在真的影响工作氛围,几任人力资源总监都想解决她的问题,但都没敢冒险,她也有分寸,不是不做事,只是凭情绪做事。不论她做得好还是做得坏,大家都不敢说她,尤其不敢批评她,怕刺激她。
 
“我那天说她,是有风险的?你们居然不提前跟我说。”我吃惊地问。
“我确实替你捏把汗。没想到你会发飙。你是乙方,做完项目就走,大伙儿没想把你卷进来。”经理说。
“可你们把她踢给我了呀!她在我的团队中工作,怎么会不把我卷进来。你们这样做才是冒险。”
 
“你不是把她管理得很好吗?公司里的人都在通过你跟她沟通。”
“我正是为这事来找你的。我不是她的直接上司,更不是她的心理治疗师。参加我的项目只是她60%的工作量,有事应直接找她沟通。”
“我们和她在一起工作太久了,她和我们很容易回到以前的模式中,但你不同,她觉得你不带偏见,把她当作正常人,她也会把自己当作正常人,努力达到你的要求。”
 
“做完这个项目我就会离开,你们早晚得直接和她沟通。与其怕碰雷区,不如形成新的工作、沟通规则。她曾有心理疾病,有过激举动,但并不意味着她一直是病人。这次是契机,她证明自己可以正常工作。”
经理点头同意。没多久,我就完成项目,离开了公司。
 
有时我还会想起X姑娘,想起她的同事们。她的同事们刚开始做了件好事,试图包容她,容忍她的各种不可理喻。但时间久了,她因病得益,不愿承担责任,要求别人无条件地接纳她,甚至操纵别人。她知道这是一种扭曲,得到特权的同时就被贴上了“不正常”的标签。她未尝不愿意撕下标签,只是需要勇气,需要配合。 
 
X成员无处不在,只是存在的方式不同而已。